原标题:刘士余带队,副部级当主持人,证监会为何对此事如此重视?

今天上午,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下称“交易中心”)内出现了中国证监会的“豪华组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副主席姜洋、副主席方星海均来到现场,只为正式在交易中心挂牌上市。

分管证监会国际业务的方星海亲自当起了上市仪式的主持人,而刘士余则在致辞中说:

“中国原油期货从酝酿到今天正式上线,历经17年。我们将铭记17年来社会各界持续的关心和期望。”

17年的筹备与等待,17年的付出与努力,中国原油期货到底有多重要?

中国原油期货的“前世今生”

早在1992年,原南京石油交易所就开展过石油期货交易。

一年后,当时的上海石油交易所也推出了原油、成品油等多个期货合约,成交量曾经占到国内石油期货交易的70%以上,在国际上也仅次于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和英国伦敦洲际交易所。

但由于缺乏统一监管,导致缺陷明显,风险敞口较大。1994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发生“3•27国债期货”事件后,有关方面加强了对于各类期货交易的监管,基于实际情况,在当年年中关闭了金融期货和绝大多数商品期货交易,中国的原油期货也就在此时被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回头来看,那时这样做也许是迫不得已,但人们的普遍观点是,原油期货作为国际上最大的商品期货品种,对于经济活动有着极大的影响,将它长期关闭弊大于利。” 申万证券研究所市场研究总监桂浩明说。

随着建立国内统一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推出具有中国市场特点的合约及交易规则逐渐成为市场各界的共识,在有关部门的反复认证、不断修改、多轮测试后,现如今,资本市场又重新迎来了原油期货。

桂浩明表示,推出原油期货,特别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原油期货,不仅仅是期货行业的发展问题,也关系到整个国民经济的持续平稳发展,其必要性、重要性不言而喻。

重启原油期货的意义在哪?

“原油期货上市,无论对于中国期货市场还是石油业来说,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姜洋此前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这样写道,并表示“我的原油、他的定价”亟待改变。

姜洋指出, 全球原油贸易定价主要按照期货市场价格作为基准。目前,国际上有10多家期货交易所都推出了各自的原油期货,其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旗下的纽约商品交易所、伦敦洲际交易所是世界两大原油期货交易中心,它们的西德克萨斯中质(WTI)原油期货、布伦特(Brent)原油期货分别扮演着北美和欧洲基准原油合约的角色。

尽管亚太地区的原油消费量和进口量大,但在该区域内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期货市场为原油贸易提供定价基准和规避风险的工具。日本、新加坡、印度等国都在建立原油期货市场方面开展了探索和尝试,但影响力都不大,没有形成原油贸易定价的基准。

由于没有一个充分反映亚太地区原油实际供求情况的定价基准,因此亚太国家只能被动接受新加坡普氏报价、迪拜商品交易所的阿曼原油期货价格等作为原油贸易的定价基准。但是这些价格并没有反映中国及亚太地区其他主要原油进口国的真实情况。

姜洋称,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国家从中东地区进口原油的价格,比欧美国家在同一地区购买同品质原油要高,这对于亚太国家是一件很吃亏的事情。

其言下之意正是要以中国原油期货改变“吃亏”的现状。

同时,姜洋表示,原油期货上市的意义有四个方面。一是,方便中国广大企业利用本土原油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管理风险,同时把宝贵的投资者资源留在国内。

二是,弥补现有国际原油定价体系的缺口,建立反映中国及亚太市场供求关系的原油定价基准。这不仅对中国,对亚太地区乃至全球都是一件好事。

三是,随着人民币计价和结算的原油期货市场逐步成熟、吸引力的增加,将促进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有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四是,做商品期货对外开放的探路者。商品的同质性、现货市场的自由贸易和大宗商品贸易适用“一价定律”,决定了商品期货市场具有国际化、全球化的天然属性,因而对外开放更加紧迫。原油期货在开放路径、税收管理、外汇管理、保税交割及跨境监管合作等方面积累的经验可逐步拓展到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其他成熟的商品期货品种,进而推动中国商品期货市场全面开放。

原油期货的中国特色

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中国原油期货有自己的鲜明特点,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三化”,即交易国际化、交割国际化和结算环节国际化,更加方便境内外交易者高效参与;二是不含“两税”,即计价为不含关税、增值税的净价,此举最大程度避免了税收政策变化对交易价格的影响;三是“人民币计价”,同时也接受美元等外汇资金作为保证金使用。

此外,依托保税油库、进行实物交割的“保税交割”方式,也有利于国际原油现货、期货交易者参与交易和交割。总体而言,与国际上的原油期货比较,中国原油期货差异主要体现在交割方式、每日结算价、交易时间以及保证金要求等方面。

在桂浩明看来,中国原油期货其最大特点可概括为17个字: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这也是中国版原油期货的重大突破。”

桂浩明表示,上述交易中心设立在上海自贸区,自贸区是对外资开放的,这样就为外资方便地参与中国的原油期货交易打下了基础,中国版原油期货的国际化也就有了可靠的保证。

同时,此次原油期货实行净价交易就解决了税费成本及其所带来的比价较为麻烦的问题,有助于使得交易变得较为简洁、流畅,从而提高其流动性,吸引各类投资者积极参与。

保税交割则体现在由于交易场所是设在自由贸易区内,那里兼具保税区的各项功能,这样就能够实现保税交割,这同样也能够有效地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参与者的资金使用效率,从而在与海外其他原油期货市场的竞争中具备一定的优势。

而原油期货交易具有全球性,会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参与者,因此通过人民币计价,推动本币的国际化,扩大本币在原油定价中的影响力,应该说有利于国际原油期货交易更加公平地进行,对各国来说都将是一个多赢的结果。

“国际平台”。由于中国每年需要进口大量原油,因此原油期货必须向国际投资者开放,因为交易如果不能国际化,将很难获得话语权,其市场意义也就大打折扣。而按照现行规定,中国资本市场还没有完全对外开放,外资参与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交易是受到限制的。于是就有了让上海期货交易所在上海自由贸易区设立子公司——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设想,自贸区是对外资开放的,这样就为外资方便地参与中国的原油期货交易打下了基础,中国版原油期货的国际化也就有了可靠的保证。

“净价交易”。此次原油期货实行净价交易就解决了税费成本及其所带来的比价较为麻烦的问题,有助于使得交易变得较为简洁、流畅,从而提高其流动性,吸引各类投资者积极参与。

“保税交割”。由于交易场所是设在自由贸易区内,那里兼具保税区的各项功能,这样就能够实现保税交割,这同样也能够有效地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参与者的资金使用效率,从而在与海外其他原油期货市场的竞争中具备一定的优势。需要关注的是,国内此次推出的原油期货,是以中质含硫原油为标的的,这与美国以及英国市场以轻质含硫原油为标的不同。

客观上,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加工的大都是中质含硫原油,而欧美市场加工的大都是轻质含硫原油,这样中国版的原油期货就更加贴近亚太地区的实际需要,在交易中也就具有了某种独特的优势。另外,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在时区上处于“东八区”,恰好在伦敦与纽约所处时区的中间,客观上能够填补原先伦敦与纽约原油期货交易在时间上的空白。原油价格的波动受事件影响很大,而无论是地缘政治事件还是自然灾害事件等,其发生是全时段的,这也使得国际上也一直有全天候交易原油期货的需要,现在中国版原油期货的推出,为满足这种需要提供了可能性。

“人民币计价”。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也已经进入国际储备体系,因而有条件在一定范围内推行人民币的国际化,现在国际贸易中人民币结算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在国际性的原油期货交易中,实行人民币计价,更是一项有重大意义的实践。

中国作为原油生产与消费大国,立足于本国需求的原油期货,以本国货币计价,本身就是天经地义的;而由于原油期货交易具有全球性,会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参与者,因此通过人民币计价,推动本币的国际化,扩大本币在原油定价中的影响力,应该说有利于国际原油期货交易更加公平地进行,对各国来说都将是一个多赢的结果;此外,更是对现行失衡的国际金融、经济秩序的必要的补充与完善。当然,实行“人民币计价”,在操作上并不难,但要获得国际投资者的广泛认同,可能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那种认为中国上市了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交易,就将从根本上改变国际原油期货交易的格局、动摇美元在商品期货计价中的垄断地位的观点,实则言过其实了。应该清醒地看到,“人民币计价”要真正在市场上发挥出作用,还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原油期货领域,其效果究竟如何,更应该让实践来检验。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